鲸卿

“上帝选民的不安与恍惚俱存于吾身”/ @兮九九Edith

今天想写的一件事

每次何女士给钱时的眼神让我不敢抬头看她,接过钱让我有一种罪恶感。她认为这是一份施舍,无疑又无奈。今天我坐在卧室里看政治,何先生把钱拿进来给我,他想问什么,口已经张开了。话晚了一秒,怎么又交钱?时间拨快五分钟,你可以听见何女士在房门外大呼小叫的说,放一次假就交一次钱,两个星期前才交,这次又交。隔了一层墙壁,可以想象到她的神情,她的语态,做一场打水漂运动吗?何女士料定我将来不会有多大出息,是咬定。呵呵。


评论

© 鲸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