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卿

“上帝选民的不安与恍惚俱存于吾身”/ @兮九九Edith

【孟小冬】游龙戏凤


5sing:http://5sing.kugou.com/fc/14475090.html###

曲:LAT.43°N
策:兮九九
词:Lamp
唱:藤九
混:孝文公
图:嶼[Notempty]


座空人散,粉下眉弯
老生眉须亦载不动那愁川
人言如山,蜚长流短
你可肯与我登这亡命船?

沪上三湾,北平那端
也盼着与你挽手便可走遍
娇儿痴顽,总爱俊郎艳才
又偏扮龙盘金銮

“我瞧你,是细身段儿、端眉眼儿
娇娥敷面 忒多风流!
亮莹莹搔头,沉甸甸角弓
梅郎你站正,与我呀一走!”

等再扮上出游龙戏凤[1]
那票价谁又急着去捧?
你来我去,夫妻扮相足够
神游几城并几州?
你听这彻耳的侧室枪声[2]
像极一九二七锣鼓声[3]
临走之前,刮的洋流热风
似乎是谁来不及相送

座空人散,粉下眉弯
老生眉须亦载不动那愁川
人言如山,蜚长流短
你可肯与我登这亡命船?

沪上三湾,北平那端
也盼着与你挽手便可走遍
娇儿痴顽,总爱俊郎艳才
又偏扮龙盘金銮

“你瞧我,是男儿面、须伯脸
殊不知我,心窍玲珑?
台上扮英雄,台下多发梦
梅郎你莫走,且等我一等!”

等再扮上出游龙戏凤
那票价谁又急着去捧?
你来我去,夫妻扮相足够
神游几城并几州?
多少骨喂不够凶猛人口
戏台总败于人间蜃楼
临走之前,船绳系紧眉头
似乎也不必谁来相送


“我瞧你,是细身段儿、端眉眼儿
娇娥敷面 忒多风流!
亮莹莹搔头,沉甸甸角弓
梅郎你站正,与我呀一走!”

等再扮上出游龙戏凤
那票价谁又急着去捧?
你来我去,夫妻扮相足够
神游几城并几州?
你听这彻耳的侧室枪声
像极一九二七锣鼓声
临走之前,刮的洋流热风
似乎是谁来不及相送

再不敢去寻那过去照片[4]
端丽人面,竟吹得琳琅泪盈满眼

[1]游龙戏凤:1925年8月,孟小冬与梅兰芳同台出演此戏,轰动一时,从此结缘。

[2]侧室枪声:孟小冬并未在梅府以夫人身份居住,多半是因为梅兰芳的妻福芝芳所致。缀玉轩是梅兰芳为其在外置的二人的家,在此称作侧室;在**婚后九月,孟的戏迷王维琛在缀玉轩为恐吓梅而失手枪杀缀玉轩客人张汉举。人称缀玉轩血案。也是梅孟二人感情裂痕的开始。

[3]一九二七:梅孟结婚年份。

[4]照片:孟小冬独居香港时房中的两张照片, 一张是恩师余叔岩,另一张则是前夫梅兰芳。在此特指梅兰芳。

评论
热度 ( 1 )

© 鲸卿 | Powered by LOFTER